民俗拾粹

祥周庙会(8)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5-06-19 17:38:07 来源:佚名 作者:斯文 责任编辑:甘雪桃 录入:黄雷思思
8、“游香前的准备工作”

    早晨,天气已经很热了。当地气象部门预告,今天的气温,将达摄氏36°。农历三月天,哪怕是在南方,这也是一个很恐怖的天气了。
    80岁的覃妈逢,在仁圣宫做主会负责人已有20多个年头了。如今的她除腿脚不大灵便外,腰也弯得比较利害,走路都明显的前倾还有些歪,但是精神状态却很好。她说,我能吃能睡,身体很好。
    昨晚在仁圣宫一直忙到深夜,今早八点多就又来到现场,开始指挥人们干活。对妈逢来说,今天将会更加忙碌,一大堆琐碎的工作等着她。中午“游香”时各个位置的人手,各会主站位的分派,“游香”前会主们各人要完成哪几项工作的分派,都得她亲自一一落实指派,还有一项体力活是她本人要亲自完成的。按照壮族给老人祝寿的规纪,直系亲属里需有一人跟在道公身后。道公在念祷文过程中,叫这位后人跪就得跪下,喊酌酒上香,就得立马爬起来上前斟酒点香,之后又得回到原位跪好,听从下一轮使唤。这叫“尽孝”,儿孙辈不得有任何折扣。这样的折腾,没有相当的体力是很难的。所以,现实中通常这一角色会由儿子或长孙担当。“仁圣宫”里仁圣大帝的寿诞,虽说有一些乌有的意思,但道公操作起来却是十分地认真,一切程序按家中老人寿诞步骤进行。这样,就得有一位“孝子”跟在道公身后,配合来完成各项工作。“仁圣宫”里的寿诞,“孝子”自然得由会主领头人来承当。但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仁圣宫”会主就从没出过一个男性。而且,覃妈逢又是这个时期的会头,这样,这位“身体很好”的老太太,就只好来担当这个角色了。前面说过,这是一件十分吃力的事,有人就担心妈逢年岁大,身体吃不消,建议让年青一些的别的会主接替,或过程中打一些折扣。比如说跪拜,跪一下表示个意思就行了,不要一跪就一、二个小时。总之劝其不必太过认真,凡事见好就收。这些建议都被妈逢一一否认,她说:给“公公”过寿,尽的就是孝心,就得诚心诚意,哪有打折扣的道理。我身体很好,跪两个小时都没得问题。
    不过,现在这个仪式还没有开始,妈逢也不理这些,继续微弯着腰,在仁圣宫各处走走看看,与碰面的每一个打招呼。“到边上吃一碗粥先,不好饿着”。微胖的脸上带着笑,一付观音菩萨的模样。
    几个主会在妈逢的安排下,围坐在仁圣宫左边的厢房内,手中拿着塑料小红袋,往里装米、糖、饼干。每个小红袋放几颗米,三四粒各色糖果和一块饼干,然后扎紧。她们把这个小红袋称为“福禄”。这几天,凡到仁圣宫上香,并往“功德箱”投钱的香客,都由覃妈逢亲手递给他一个“福禄”,和一些祝福的话,意思是你已得到了仁圣大帝的保佑了。
    这几位老太太,要装这样的“福禄”袋有好几千个。从26日开始,每天从早干到深夜,中途还要去做一些其它的活儿。时常有人跑过来找她们问这问那,象“这块红布条挂哪里”“蜡烛点几根”这些小问题。特别是一些街圩上热心这项活动,主动跑来帮工的年青人。而上菜市去买菜买油这些体力活,也得她们抽人手去完成。她们装“福禄”的时候,又是坐了一种很矮的小板凳,几乎和蹲在地上差不多,所以经常有人不时地伸一下腰,用手锤一锤后背。
    能为“公公”尽孝,这些老太太都开心异常。在仁圣宫嘈杂的各种声音里,依然能够听到她们爽朗的笑声。这群老太太,由于有了精神动力,人人仿佛年青了十岁。但是,人们还是有理由为她们的身体担忧。
    你若有机缘得到这样一个“福禄”,不看道公如何在上面画符开光,不看“仁圣帝”怎样的法力无边,能为你分担一切灾难。单凭这些老太太的那一份虔诚那一份辛苦,你手上的那一个“福禄”铁定物超所值。
    另外的几位老太太,则在仁圣宫后院砌灶架锅,刷碟洗碗。后院很空荡,既无棚又无树荫,她们要在大太阳底下熬粥煮菜,想想都害怕。
    后院靠西墙脚处,一字摆开了四口大锅,其中三口煮粥,一口炒菜。灶是那种临时用砖块垒起来的简易灶,开口很宽,风一吹过来,火就往外朴,人很难靠近。负责熬粥的老太太样子很瘦弱,拿着一把很大的锅铲用力搅动锅里的米水。为了躲开四处乱窜的烟火,老太太围着锅头转来转去。另外两口锅里的粥,也是由她一个人照顾,不一会,这老太太就大汗淋漓了。
    这几天,仁圣宫免费为前来上香的香客提供三餐,来人只要愿意,都可以到后院吃饭吃菜,饭菜虽然不好但管饱。实际上,在仁圣宫吃免费午餐的,都是一些中老年妇女。她们要么是周边各寺庙里的会主,要么是各地的仙婆,或者是那些很迷信,到处烧香拜佛的香客。她们在各地这种仪式活动中吃免费餐,不是她们贪小便宜,而是她们一旦投身进来,就实在没有时间精力去理会凡间俗事。所以,于她们来说,吃饭事小,能几天几夜在庙里陪着“公公”才是大事。在这种场合吃这种饭,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堂,叫“吃福”。能在庙里与神祗一同用餐,对这些人来说,意义就非同寻常了。你说,把上帝赐予的福禄吃到肚子里,有比这更牢靠的纳福方法吗!
    与忙碌的仁圣宫相比,街道上则是另一番景象。年纪大的街民们,守住自家大门,在门口正前方插了三支香,等着几时“游香”的队伍经过自家门口时,纳一点福,抢一碗净水。勤劳的人有下地干活,有奔波做生意,街上人来人往。好热闹的闲人也有去处,在某一处,有另外的活动在等着他们。
关闭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