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祥周庙会(7)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5-06-17 17:52:00 来源:佚名 作者:斯文 责任编辑:甘雪桃 录入:黄雷思思
7、坡媚山客人

    这一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来了一位有趣的人。
    来人一迈过“仁圣宫”的门槛,立马就跪到供台前的蒲团上,磕三个长头,之后大声唱道:大慈大悲观世音,救苦救难仁圣帝,无所不能关爷爷,子孙万代感谢你们,还要感谢共产党,如今有了好生活,子民祷告求平安,风调雨顺好种田……。唱了约有10来分钟的样子,就有两个会主过去把这位跪拜者扶起。几个人又是拉手,又是唱歌,看情形,好象分别了好多年的老友重聚。其实,她们唱的,都是一些歌颂“公公”(仁圣帝)大恩大德的词句。这个时候,在“公公”前面,这些甘为仆人的会主们,她们的一言一行,全都围绕着圣帝来进行。就象家中唯一的一个小孩,无论他表现得怎样,大人们都一律说“好,好”。这个场合,她们习惯了用山歌作为交流的主要方式。歌声代表了她们的心愿,歌声可以直达天庭,让神祗听见她们的声音。她们用山歌说出对神灵赞美,用山歌表达她们的祈求。她们自认为读懂冥间,所以,山歌也就成了人神沟通的工具。其实这样也是不错的,在这样的环境中,唱歌可要比说话省力多了。而且,一片歌声,总比嘈杂的人声让旁人好受得多。几个人一边对唱一边说着什么笑话,引起旁边一众会主开怀大笑。
    这位来自坡媚山姆娘神庙的会主,立马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成了大家的开心果。
    “我是中央宣传员,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佛祖如来派我来到这里,让我给你们说道说道,众生要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把公公的生日办得好好的,叫子孙万代人人得到福禄。”这位能说会道,自称是中央宣传员的会主说道。她还说:为了办好今年公公的生日,昨晚我已分别找两处人(指两座仁圣宫的会主),做了四、五个小时的思想工作,大家都很高兴团结起来。这样就很好嘛,为了咱祥周兴旺发达,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团结就得胜利。听口气,真有一点“中央宣传员”的味道。
    坡媚山姆娘神庙是祥周地面上另一个规模较大的庙宇,位于祥周街东北面,相距约10多千米。这个庙据说最初供的姆娘,是壮族神话传说始祖布洛佗的母亲。如今,在善男信女不断衍变延伸下,这个庙里除了原住民姆娘外,还有玉皇大帝、观世音、佛祖如来、神农伏羲、关帝等等一切能想到、能请到的神祗。姆娘神庙的众会主们认为,天圆地方之中,有玉皇大帝的地方就是世界的中心。玉皇大帝住在坡媚山,坡媚山自然就是地心,是中央之地,她们便是中央里的一员。她们给自己任了许多“员”,如“中央宣传员”等。
    这位“中央宣传员”说,今天她来这里,主要是代表几位大神,一来督促检查仁圣帝诞辰活动各项准备工作的开展情况,二来告诉仁圣帝和众人,祥周街上两座“仁圣宫”的众会主、众信徒们已放下分歧,团结一致,决心把仁圣帝生日办得风风光光,让圣帝开开心心,街民的生活幸福美满。“后天(28日),我不要陪玉皇、观世音、如来等众神,来这里给仁圣帝贺寿诞。你们不做得好好的,街民不会同意,众神也会不高兴,地方就会不安宁。”
说着,“中央宣传员”便开始这里瞧瞧那里看看,然后指手画脚。
    今天的主要工作,就是装扮岭南会馆(仁圣宫)。先是在大厅的两边墙拉上绳子,把早先裁好的大冥衣一件一件挂上。大冥衣有正常戏服那么大,要挂上去就得用衣架。但是,这些纸做的衣物脆弱得很,经不起木架子穿来穿去。这些会主们有的是办法,她们把两根香叠在一起,用一根细红绳绑住,然后就把衣物挂起来。这样既轻便又节约。等到29日把这些衣物焚烧时,那两根当架子用的香也不必抽出来,直接丢到火里就成了。接着在大门两边、神台两边分别挂上灯笼。那些五颜六色,暂时还没有用到的花篮,就挂在门廊处。等到这些全挂完之后,整个大厅花团锦簇,看起来就象一间戏剧服装专用店。
    之后,会主们开始装饰神像台神像。众人把去年摆放的所有花篮、金山银山、寿帐、彩带等全部换新。其中,最重要的工作是装饰仁圣帝像。会主先是给神像去尘、挂红,然后在仁圣帝的官帽上,再加戴凤冠。这些工作看起来容易,做起来还是很费时的,特别是给仁圣帝戴帽子。帽子还是往年那一项,但戴起来很费神。要有两个人分别站到圣帝两旁,一人拿着帽子,一人用两手帮忙扶正,然后慢慢往圣帝的王冠上套。站在正对着的那个人,一会喊高了,一会喊往左、往右等,搞得戴帽子的两个很不耐烦“到底要怎样才行”。他们说。折腾了好长时间,仁圣帝的新帽子才算戴好了。这是一顶戏剧花旦常戴的头饰,戴到仁圣帝头上,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也不知这是一种怎样的风俗,过寿诞的仁圣帝,居然要戴一顶演戏的帽子。问过那些会主,她们也说不知道,只知这是世代传下来的风俗。“明晚上要开演大戏,公公也是要看戏的”。有一位会主推测道。
    从始致终,“中央宣传员”都起着重要作用,每一个步骤,每一道工序,都要真自看过,用手摸过,有一点瑕疵就要求重来。这个过程中,“中央宣传员”与会主们的对话,多数用山歌来进行。也许是传统便是如此,也许是受到“仁圣宫”气氛的影响,这个时候的祥周街,从上圩到下圩,充满了山歌声,虽然这些山歌声都是从播放器里流出来的,但是,壮乡节日特色还是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也许,这也是外人把这个节日称为“风流节”的依据之一吧。
    这样一直忙到天黑,“中央宣传员”便同其它会主,一同来到仁圣宫后院,摸黑就餐。仁圣吕(也就是岭南会馆)的后院很宽敞,白天的时候已有人在此架锅煮饭菜,会主们忙了一整天,现在终于可以坐下来喘口气吃口热饭了。会主们都是一些老太太,不会弄电拉灯,后院一片黑灯瞎火,她们只好慢慢摸索着。她们的饭菜很简单,饭是玉米粥,菜就三个,一碗空心菜、一碗炒苦瓜、一个清水豆芽。她们都吃得很开心,“从今天到29日,我们这些人都不得吃肉”她们说。
    “中央宣传员”还一边说笑一边唱着,一付乐天派。这位“中央宣传员”叫辛秀从,祥周甘莲人氏,文盲,但却能出口成章,且新词一套一套,走到哪里,就把笑声带到哪里。她说,这都得感谢玉皇大帝,观世音和佛陀,他们保佑我这样健康,这样快乐。我很幸福。
关闭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