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拾粹

祥周庙会(6)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5-06-15 08:15:37 来源:佚名 作者:斯文 责任编辑: 录入:黄雷思思
6、祥周街庙

    与此相辅相成的,也是整个祭典活动不可缺少的,是另外的三座庙宇。他们分别是:位于百巷处的大王庙、坐落在上滩与祥周街连接处的将军庙,还有街尾处的另一座仁圣宫。
    这样的陈述有一点简单。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现如今祥周街的位置环境。
    祥周壮语名称“圩署”,由古田州衍变而成,这个前面已提到过。祥周地处右江河谷盘地,位于田东县城西边,离县城平马镇7.5公里。如果画一张平面图的话,它夹在百色至南宁二级公路与右江河之间,呈丁字形,东西走向,街市扁长,象一条走廊。街面可分为三大部分。其核心部分,也就是“圩署”,是一条东西向长街,约一千米,分为上圩、中圩、下圩;中圩处,也就是岭南会馆的对面,是一条南北向小巷子,称“百巷”;百巷与南百(南宁至百色)公路东面夹角处,是现在的祥周镇政府办公楼,紧挨着政府办公楼东面,是旧田州署所在地。现在那里只一个叫“旧州”的屯和一些镇单位。旧州的右下角,是一个汉族村庄,史上壮语称为“拉仙西”,即现在的“圩尾”。反过来,如果说从圩尾逆右江顺着街道往上走,走到将军庙处,就是祥周街的尽头。过了将军庙,是一个叫“上滩”的村子,已经出了街道了,用当地人的话说,“上滩”已经是农村。
    其实,历史上,旧田州府和祥周街,在祥周是两个概念,或说是形成旧祥周的两个部分,合称“圩署”。“圩”是交易之地,“署”是衙门。这两个地方挨在一起,各自发挥作又互相关联,所以合称。可能只有壮语才会有这种表述方式。旧田州署住各类官员,有办事机构,有关押犯人的地方。所以,当地人所说的、和历代有识之士追踪的旧州城墙,就是围住官署这块地面。只是由于年代过于久远,加上宋、元、明这些个朝代田州地面战事频繁,州署和城墙屡遭毁坏,已经看不出州城的模样了。据文物专家说,祥周老城墙由多个朝代共同筑城,最早的可追溯到汉代。而祥周街附近,恰好又出土过多件战国及两汉时期的兵器。有学者提出过大胆推测,祥周会不会就是史上骆越人的都成,即传说中的“骆越古城”。这个就留给史学家去讨论。不管怎样,田州古城和横山古寨遗址在今祥周地是肯定的。上世纪50年代,重修的百色至南宁公路正好在田州古城上面经过,据参加过修公路的老人回忆,当时这一段路基,挖出了许多古代砖瓦碎片和一些奇怪的东西。到了今天,这个古城原址上就只剩一个地名和一个平常的村庄了。
    “圩”则是商人汇聚之地。古壮语里面,“圩”和“街”也是有区别的。“圩”泛指商业地域,“街”多为买卖地点。到了现代,在日常语境中,街圩已经不分,更多的时候,“街”往往还能占上风。这就是文化的变迁。旧祥周是一个商业发达的地方,所以有“圩”之名。旧祥周的商业历史,更久远的,如唐、宋和更往前,除了一些出土文物外,没有更多的文献资料佐证,不好枉说。但是,光清末民初,这里就出过许多有钱人。这些有钱人,也让当地人见识过土豪们如何地挥金如土,纸醉金迷。就在大约十多年前,还能见到有钱人留下的,不少建筑精美的老房子。在当时,这些有钱人拥有的财富数额,变成了人们对他们的称呼,如黄十万、苏八万、潘三万、马二万等等。
    旧时代有钱人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喜欢修庙,如果没有机会新建一座庙宇,也会捐钱重修或扩建有名气的庙,然后立一尊石碑,刻上捐资人的大名,以期能流芳百世。岭南会馆的始建和重修,都是祥周街面这些有钱人捐助的。
    所以,小小祥周街有好几座庙就不足为奇了。
    大王庙据说以前很是风光,因为住着本土大王,香火很是旺盛。一个地方,最早出现的庙宇,多数当属大王庙。所谓的本土大王,实际上就相当于本地人共同的祖先,或是祖先们最早供奉的一位守护神。有些较小,又是由一个姓氏形成的村庄,大王庙就是他们的宗氏祠堂。祥周街大王庙,虽还称为“大”,其实庙很小,小到无法言说。现在的大王庙,只不过是原址上,重新搭起的一间约一米宽二米长的小房子罢了。这样说吧,大王庙就象一只小柜子,矮矮地趴在地上。大王的地盘早就被过度发展的民房给占领了。大王庙虽小,但功能和作用不变。人们在每次只容一人过身的狭小空间,照样摆放了一只大香炉,也立了一块牌位,上书:守门军大爷爷之位。大王庙毕竟是一个地方人最初始的精神寄托,所以香火倒也旺盛。
    将军庙也不大,一间约2米来长宽的独立小房子,孤独地立于街头。庙室内正中间,立了一块神牌位,上书:本使出圣陈斌练大将军之位。这座庙,据当地人说是“岑三爷”庙,也称“岑将军”庙,内供奉在桂西一带很有名气的岑氏一位土司岑世元,人称“岑三爷”。 “岑三爷”在当地有很高的声望,特别是祥周,其实就是岑氏最初的发达之地。如果你问一位当地人,3月28日是哪位神的诞辰,许多人会跟你说是岑三爷的诞辰日,三天的活动是为岑三爷举办的。这种张冠李戴的说法其实也没什么不妥,只要神在心中,说什么都不重要。但是,令人费解的是,大家都说将军庙供奉着“岑三爷”,而祥周街的将军庙,庙内牌位上却写着:“陈斌大将军之位”。
    祥周街上的另一座“仁圣宫”,位于下圩尽头,在现在祥周小学左下方,靠近河边,坐北朝南,面向右江。这一座“仁圣宫”的情况有些复杂。有资料称,这座“仁圣宫”,是祥周较早时候的“东岳庙”。这座庙,资料上说,已于民国初年被恩隆县署征为祥周区第一初等小学堂校区,并改名为“荣德小学”。现在的“仁圣宫”,则建在原址的下方。庙区占了较大的一块地方,除了一间大庙外,东面还有三大开间空房的位置,现做成低矮的杂物房,庙前方还建了一个小凉亭。庙内,供了八位大神,有东岳大帝、大王大神、东华大神、天堂大神、关帝、岑三爷、包公、大将军等等。被宋真宗诏封为“齐天仁圣”的东岳神,在自己的仁圣宫内,也只有一张板凳的位置了。
    这座“仁圣宫”,在每年的东岳大帝诞辰活动里,同样扮演重要角色,一样享受街区百姓的供品,一样烛光映日,一样得到万众朝拜。
    人在灾难降临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法子,就是求助神灵。在灾难面前,人们通常会说“天那,我该怎能么办?”然而,无所不能的神祗,在自己的事情上,很多时候,也是很无奈,也还得听从人类的安排。
    所以,3月26日这天,那些没有福气住到岭南会馆的众大神,只好寂寞地呆在各自的家中,单等3月27日人类的邀请。
关闭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