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拾粹

祥周庙会(3)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5-06-09 20:55:39 来源:佚名 作者:斯文 责任编辑:甘雪桃 录入:黄雷思思
3、造“祃”

    26日这天,各村、组都要完成建造“祃”的任务。
    “祃”是一个外来词,壮族人借了白话的语音,叫作“牙”。在祥周这座千年古镇中,语言环境比较复杂。从历史上看,除了占统治地位的当地土著人的壮话外,既有横山兵寨里北方人的北方汉语,被当时当作官方语言的云贵语,又有历代岭南商人的闽粤音,现在还有一种称为“蔗园”话的汉话。所以,许多称谓不古不今,不汉不壮。例如“牙”,当地汉语(白话)为“码头”之意,而当地壮话则有“岔道”“枝杈”的意思,但在表达“祃”的意思上,则达到完美的结合。如此种种,外人很是难懂。
    “祃”在27日到29日三天活动中扮演重要角色。它是各家族,各村民小组的人们这几天中祭祀的场所。早先的时候,“祃”都是建在姓氏族群集中地的村边、道口,是一个族群的精神寄托。后来,多数人杂姓而居,形成一个一个村落,“祃”又建在了村口。现在新时代,“祃”又以村民小组来划分,通常是一个村民小组造一个,也有几户独居一处的人家合造一个。
    早先的时候,祥周古城既紧密又相对封闭,全镇分为三大部分,即:丈署(中心街道)、旧州(旧田州署)、拉仙西(壮语,意为皇家后花园。如今该地有了一个俗气的地名,叫“圩尾”),全城分别在东南西北及小北门、小南门建六个城门,晚上城门一关,外贼都进不去。那时,“祃”就集中建在几处城门处。如今的祥周地,早就全面开放,城门不见了,民居突破旧格局,无限制向外扩张,连早先埋死人的地方,都有人家在上面起房,村镇大而无序。有有心人点过数,2014年“风流节”时,祥周圩共建有14个“祃”。
    “祃”,现在已经很少出现在人们的阅读视线内,许多现在的读书人都不大理会这个字了。“祃”在词典上的解释是:古代在军队驻扎的地方举行的祭礼。
    祥周既为古地,有史料记载的,宋时就是朝廷驻兵的地方,即宋朝的横山寨。解放后,文物部门从祥周曾出土过春秋、汉、唐等各个时期的兵器若干,这些出土文物佐证,祥周很早就是驻兵的地方。而军队,就得出征打仗。古时军队出征前通常都要祭祀一番,他们祭祀的场所“祃”,就留在了当地壮人的记忆中,并被 一代一代的祥周人,当作习俗沿续下来,并不断发扬光大。之后,“祃”又有了新的用途,被人们赋予新的意义。
    “祃”在当地人心中扎下了根,但用途已与当年不同。当年的军人们,出征前祈求上苍保佑,能打用仗,能平安归来。后来的祥周人,更多的,当然是希望年年风调雨顺,人丁兴旺,所以,“祃”便有了明确的祭主,那就是东岳大帝。“祃”虽然失去了原有的意义,变成了家族、村屯祭拜神灵,道公通神,人与鬼对话的场所,但其核心的东西还在,那就是民意。
    只不过,人们怎么把军人举行祭礼的场所,跟东岳大帝扯到了一块。实在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谜。
    “祃”造在街道任意一侧,讲究的是美观实用。三天的活动,一个家族,或一个村小组的几乎所有成员,都要到这个场所进行祭拜,特别是28日“游祃”的这一天,各家的三牲供品,都要集中在这个地方摆上。这一天,与该“祃”相关的所有家庭,每户都要杀上一只鸡,并整只煮好了放到一只圆碟里,之后集中摆到“祃”前的供台上,黄澄澄一片,别有一番情趣。在生活还不是很富裕的年代,到“祃”台上看各家供品,就能大体看出各家生活水平上的差异。
    通常一个“祃”要有3米左右宽高,能在里面放一张供台,一只香炉,能同时容十多个人进行活动。传统的“祃”要做成拱门的形式,架子用整根竹杆弯成,现在则用铁条焊接而成。把架子放在地上扎好,用长条竹枝连接,固定成一个拱门,再在三边、顶部扎上榕树枝条。这样,“祃”的主体框架就做成了。它的外部装饰,一般的情况,都是在进门处,插了许多五颜六色的塑料花,门洞处挂一对灯笼,后壁挂一大朵红花,也有挂一个用各色玖瑰花扎成的“心”形花环。要装饰成什么样,就看各小组的财力和喜好了。
    做好的“祃”,远远看去,花团锦簇,就象一座花房。
    造“祃”有许多手续,用很多材料,需要许多人共同努力,才能如期完成。
    一是选地。“祃”要建在通路、宽阔,既得到全组村民认可,又要被庙里主会们同意的地方。因为之后三天,这个“祃”要举行许多场次祭祀活动,是全组、或全家族人早晚上香进供,外来人员参观进香的地方。而最为重要的两项活动“游香”“游祃”,都要在“祃”地进行,是人员进出最多、最为频繁的地方,若不在交通方便处,实难展开。“祃”地一但选定,之后许多年都不会变更,这倒也方便。
    二是选材。旧时建“祃”用何材料已经不得而知,现在人们通常用木头搭建,或用钢材做一个相对固定的架子,这个架子可以反复使用很多年。框架搭好之后,就在上面扎榕树或松树枝叶,然后插花、挂彩条、挂灯笼,总之,是越花哨越好。“祃”原本是祭典的地方,朴素一些也无妨。但到了时下,祭典已经有了一些娱乐的心态,各家族、各小组造“祃”,有了比拼的意思,在用材上,也就各显神通,不一而足。
    三是人力物力。“祃”既是一个家族,一个地域众人祭典场所,又是这个地方人的脸面,搭建时就要众人出钱出力。通常是一个“祃”所覆盖的人群,各家各户共同出资,专人采购,一户一人或多人到场干活,保证在3月26日子夜前完成。
    全街圩一片繁忙,到处是行走的人们,挂彩旗的、搞卫生的、扛木头的、抱榕树枝条的、提着五颜六色装了彩纸、水果、饼干糖果的篮子;还有提鸡抱鸭、买菜买肉准备宴请亲朋的。人们相互开玩笑、打招呼。与此同时,街头巷尾还不时飘过熟悉的山歌声。人们大呼小叫,兴奋异常,一种过节的感觉充满每一个角落。各造“祃”现场,人人埋头苦干,恨不得多生出一双手;女人不时跑到别人的工地,关心别组的工作进展,纠正别人的差错。人人把集体工作当已任。这时候 ,乡村得以真正回归,成为令人向往的故乡。
关闭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