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祥周庙会(2)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5-06-07 09:01:03 来源:佚名 作者:斯文 责任编辑:甘雪桃 录入:黄雷思思
2、仁圣宫会主

    3月26日这一天是节日的序幕,之后三天活动成功与否,全看这一天的准备情况。
    最早出现在人们视野的,是一群女人。
    她们都是“仁圣宫”(这里所说的“仁圣宫”指的是“岭南会馆”后面会提到)里的主会,也有称为会主的。她们是十足的“圣帝”迷,以维护仁圣大帝的权威为己任,一切以圣帝为核心,个人的事情全都可以不计。这群人共30多人,多数为年过六旬的老太太,也有一些热心公益,年纪在40岁上下的女人。这些人在一位80多岁高龄,叫覃妈逢的老太太率领下,从农历3月26日至29日四天时间里,全天候陪伴在仁圣大帝身旁,为圣帝,也为每一位香客提供服务,让节日概有宗教的神圣,又有人间的温暖。
    她们自觉自愿做仁圣大帝的仆人,每月初一、十五日早晚到“仁圣宫”上香祈福,平日里负责会馆内的卫生,有时也要做一些早晚课,如春节、壮族的十成节(农历十月初十),还要到圣帝跟前读经,有时要读几天几夜。总之,就相当于负责仁圣大帝的生活起居。因此,象仁圣帝诞辰这样隆重的日子,当是她们责无旁贷为其奉献的时刻。
    主会,或称会主,不是一份职务,而是一种义务。她们要做的工作很多,特别在诞辰活动的这几天,仁圣宫是她们舒展才能的场所。与神祗的对话,与人间的沟通,几乎全由她们来完成。她们是人神沟通的桥梁,是大帝派驻人间的使者。但是,她们又不是神职人员,没有人请她们做任何的法事。日常生活中,她们只是普通的农村老太太。
    关于这些人的身份,很难说得清楚。自从祥周建有东岳神庙之后,除了上世纪的那场文化灾难之外,一直都有这么一群人自觉担当庙里的主会。上世纪50年代之前,担任这一职责的,通常都是男性。岭南会馆变成“仁圣宫”之后,会主则全部变为女性。做了会主的人,讲的全是付出,没有寻求回报的概念。关于她们如何任命与选拔,全是一笔糊涂帐。在某个时刻,你觉得你与神灵相逢,读懂神的意思,你就来了。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规章、没有任何纪律约束的组织,除了会主的领袖外,其余全部来去自由。做与不做,全看你自己的意愿。
    每年的3月26日到29日四天,是她们一年中最为风光的时候。这几天她们扮演多种角色,一会儿是神灵的化身,为陷入歧途的人们指点迷津,一会儿又成了活动现场指挥员,指导众信徒上香念佛,一会儿又成了各路香客的服务员,为他们熬粥端菜。一天里绝大多时间都在会馆里干这干那,就算坐着,也在那里又说又唱。真不知道她们的力量从何而来。
    她们在生活中不可或缺,又可有可无。在家里,她们都是奶奶辈,是家中最为吃苦耐劳和忍辱负重的人。特别是当下,许多儿孙辈都出门讨生活,她们就成了乡村的留守者,既是多余的人又是干农活的主力。
    这天一大早,全部主会都到仁圣宫开碰头会。碰头会之前,先要给仁圣大帝上香,告诉他,过两天就是他的生日,众儿孙要给他老人家热热闹闹庆生。之后,就开始分工,然后便各司其职。这一天,她们要做的事情太多,容不得她们浪费时间,她们必须全力以赴。
    这时,她们是一个团结有力的团体。也许,她们中有些人昨日刚为了一只鸡到地里叮菜而吵架,或为一两句不和而对骂。但是,今天都得全部放下前嫌团结协作,努力工作。她们把中华美德发挥到了极致。在这一点上,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应该向她们好好学习。
    事实上,现如今乡村里许多的民俗活动,都活跃着她们的身影,都是她们在唱主角。在农村,许多传统的礼俗,操办红、白喜事的程序,求神驱鬼等,几乎全是由这些60岁上下的老太太来完成。无意中,她们倒成了民族文化的传承者,乡土文化的守候者。
关闭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