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山夜雨

儿子是我的同门师弟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06-20 08:25:53 来源:田东县油城学校 作者:何吉格 责任编辑:鲍荣威 录入:黄雷思思
    “爸,你看,语文考试我得了93.5分。”小儿在得到前段的段考成绩后便破天荒地给我主动报喜,夹有“沾沾自喜而邀功行赏”之意。让我喜出望外,也顿生特别感恩敬谢之情……
    因为,他的语文老师就是田东县第一小学的凌爱奖老师,也是我小学时的语文老师。我们父子俩竟受同门教育恩惠,“阴差阳错”缘同一师。而且,我当时是凌老师的第一批学生之一;现在,她将于今年8月份正式退休,小儿这帮正好成了她最后任教的学生。爷儿俩一头一尾,确有“无巧不成书”之感。
    说起凌爱奖老师,不免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上世纪80年代初……
    1982年9月,由于村里师资不足,复式班教学方式也难以为继,读到四年级的我只能跟随几个同伴每天趟过灵歧河,步行到那拔乡中心小学就读,日出而去,日落而归。刚毕业下来的年轻漂亮且爱穿旗袍的外乡人凌老师当了我们的班主任,也做了我们的语文老师。
    新来的凌老师可能是“新”的缘故和交通的不便,很少回去,以校为家。在教学上认真负责,一丝不苟,读音清准,功底深厚,课堂新颖,深得我们这些山娃子好感崇拜。因此使我获益一生。最重要的要数她教的汉语拼音和作文写作。既扭转了我“变调”的拼音读音读法,又引导我会字词链接,转词成句,学会简单作文,给了我启蒙教育。这些让我在日后的学习中增强了信心,得到了很大进步,为我后来成为全乡小毕考第三位考上县重点中学奠定了基础。
    课外时间,凌老师合群善言,开朗大方,易于近人,很得学生簇拥。有时她给我们讲故事;有时她会讲述外面世界的一些新鲜事物或美味食品,特别是讲到“雪条”——又甜又冰又爽,听得我们都流口水了。
    平时,凌老师“闲着无事”,在学校空地上开辟了一块菜地,间或种着瓜苗、大白菜、卷心菜等,自给自足。我很清楚记得,有一次她从学校厕所里打来粪水淋菜,弄得全校臭气满园,哭笑不能,后悔不已。之后,我们这些“走读生”偶尔会在马路上捡一些动物干粪便帮她菜地施肥,拾一些柴禾给他生火煮饭。
    此后,凌老师对我更是疼爱有加。每每雨天路滑或洪水上涨,她都会在自己的“小灶”上加把米面,给我们解决午餐或晚餐,并千叮万嘱上学的过河安全。就这样,她就成了我们的良师益友。
    可是,好景不长,命运真会捉弄人。就在新学年开学不久,我的书本全部不翼而飞,再怎么找也没法了。无奈之下,我只好辍学回家。等过一年再返校时,竟然发现那些旧书已腐烂在教室后山的塌方处。可这时候,我也只能与凌老师“擦肩而过”了。
    到如今,35年的教学生涯即将一晃而过。凌老师也是劳苦功高,高才辈出,桃李满天下。
    据不完全统计,她教过的学生不下千人。其中,其帮助过的一位那拔乡的贫困生覃金香同学后来考取北京工业大学;2007年7月毕业的任英睿,今年考得了英国利兹大学研究生;金坤上了河海大学……这使得我留下了“悔到青”的遗憾,没能完完全全“出栏”于其手,沾其真光。
    而凌老师也因此名气广播,“爱奖”满堂。从2007年起,连续两届当选田东县政协委员,并获优秀委员称号;多年被评为田东县优秀班主任;2012年获田东县“‘五一’巾帼标兵”称号;……获奖证书有百张之多,并多次在全县毕业班研讨会上作典型发言,深受同行赞许。
    在临近退休的最后6年里,凌老师还连续5年担任毕业班的教育教学工作,初考成绩也连续3年位居全县第一名,实则难能可贵,不得不让人钦佩。
    今年,她童心不减,自告奋勇,又主动挑起因二胎休假的六年级6班的语文老师及班主任之重任。恰巧,小儿有幸赶上了她亲自驾驶的“末班车”,了却了老头的心愿,续稳了咱家的师生弦……
    在六(6)班的半年多里,凌老师依然秉着老委员之本色,激情阳光,兢兢业业,继续前行,毫无苍老疲倦之意。强抓班级思想纪律,深挖学习动力;另外强调<唐宋诗词80首>等国学的诵读,扩展思维及文言能力,深受学生及家长欢迎;组建家长气排球队参加全校家校杯气排球赛,协调指挥得当,终获冠军,极大增强班级凝聚力和学习热情。在上学期举行的全校小学语文、数学、英语知识竞赛中,该班进入决赛并获奖人数为年级6个班之最。班风学风极大好转。
    “歹咯!咪嘛嚒(壮语)…” 凌老师的口头禅又来了,“爱‘奖’之心,人皆有之。我只是想在一天,干一天,做好一天而已。”
    但愿小儿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再给她添光长脸。
关闭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