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撷英

奔跑,在冬日的棋盘滩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4-09-26 15:22:29 来源:右江日报 作者:覃曼东 责任编辑:廖清萍 录入:黄正西
大自然总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带给人们一些惊喜。棋盘滩就是大自然赐给我们的一份最美的礼物。
棋盘滩位于距田东县城40公里的那拔镇。从县城出发,我们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棋盘滩的“身”边。虽然,对于它的美和奇早有耳闻,也做足了思想准备,但真正与之面对的时候,棋盘滩仍然让我喜出望外。
在这个冬日的午后,太阳暖暖地晒着。我第一眼望见的棋盘滩,便是那缕亘古的阳光温暖着的一抹青灰。棋盘滩,就这样清清爽爽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站在莲花山下这条名叫灵岐的河边,我不禁有些疑惑,这究竟是一条水的河流,抑或是一条石的河流?在这里,石是主体,水反而成了点缀。长200多米、宽100多米的河床上,1至2平方米大小的石块,整整齐齐地码在河床上。石块与石块之间是纵横成90度交错贯通的沟壑,清澈的流水潺潺其间。远远望去,的确极像一副大棋盘。
一条路、一座桥,将棋盘分为上滩和下滩。据同行的当地人介绍,上滩有二十二纵十八横,下滩有七十四纵四十五横。我没有刻意去悉数那些繁琐的纵横,也没有留心去牢记那些枯燥的数字。我惊诧于为什么这里会有酷似棋仔的巨石?为什么会形成纵横交错的棋盘般的沟壑?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将它们安置在这里?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仙人遗留在莲花山脚下的棋盘?巍峨于河岸的莲花山,该不是坐化于此的棋圣黄龙士吧。
懵懂间我走近棋盘滩,细细端详每一粒“棋仔”,端详它们黛色的质地、轮廓浑圆的曲线、天真无邪的气质。这些似乎被岁月老人遗忘的石头,这些跨越时空的精灵就在这一瞬间和我温存地相遇,让心中溢满了柔柔的温暖,一如这冬日午后庸懒的阳光。
 如果仅有石,总未免过于生硬和寂寞了。大自然的心思总是那么巧妙,她总能把至柔和至刚搭配得令人叹为观止。石隙间,河水轻柔地迂回,或低眉浅笑,或眉飞色舞。在青石的内敛和让人安心的沉稳中,水愈加显得柔媚和婀娜;而在水色的光亮和撩人的温柔中,石则越发显得浑厚和阳刚。阳刚与柔美在这里完美合一,坚定与摇曳在这里个性分陈,我情不自禁以“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的诗句来附和此情此景。这石固然不是那山,但谁又能说这盈盈碧水就不似少女眼波流动,簇簇青石就不像少年攒聚的眉峰。
此时,仅仅用眼望已经不能平息与石与水亲近的冲动,索性脱开束缚双脚的鞋子,让最敏感的脚心与粗砺浑圆的石头作最亲密的接触,就像儿时光着脚丫在家乡的小河边嬉闹欢跳。当我脱开鞋子奔跑雀跃时,才发现同行朋友大都已在石块间撒开了脚丫。原来,大家都是性情中人。更不知是谁先挑起了“泼水大战”,让原本静谧的棋盘,顿时成了喧闹的“战场”。
真的爱极了双脚在粗糙的“棋仔”上奔跑的感觉,不知道是石头按摩了双脚,还是双脚安抚了石头;也爱极了双脚在水中划来划去的感觉,似乎就此化成了一条在水中自由徜徉的鱼。
奔跑中,尘世中所有纷扰已然烟消云散,心绪变得平静和单纯,只有奔跑的双脚与心一齐自由地呼吸。







文章录入:余睿
关闭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