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撷英

贵州红色之旅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4-09-26 14:54:10 来源:百色市政协办公室 作者:陆振 责任编辑:廖清萍 录入:黄正西
仰慕贵州,因为贵州遵义著称“转折之城”。这几年里,虽然两次路过贵州,但终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一次,终于有了极好的机会,我踏上了红色之旅。
 2011年3月11日 早晨,我随百色市政协组织的“红色之旅”考察团,赴贵州省遵义、息烽、娄山关等地考察学习。这一天早上,天下着蒙蒙细雨,可我的心情却有如鲜花盛开一样的灿烂。八点二十分,大巴车开始启动,愉快的旅行开始了。按行程安排,这次贵州之行,是参观革命纪念地的“息烽集中营”、“娄山关红军战斗遗址”、“遵义会议遗址”。我想,百色也是红色的地方,此行要“跳出红色看红色”,再一次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其中是重要最难得的,就是身临其境体验当年的“息不灭的烽火”、“ 如铁雄关从头越”、“转折之城”的历史悲壮。
贵州是一个山川秀丽、气候宜人、民族众多、资源富集、发展潜力巨大的省份,和百色一样是革命老区。这里有遵义会议会址、黄果树瀑布等风景名胜区。第二天上午,天空作美,考察团先后前往革命纪念地的息烽集中营旧址、娄山关红军战斗遗址、遵义会议遗址参观学习。 
息峰集中营旧址在息峰县朗乡,占地几十亩,是抗日时期国民党军统局设立的规模最大、军级最高的一所秘密监狱,从1938年11月建立至1946年7月撤消,先后关押共产党人、进步人士1220人,数百名革命者为民族解放事业在这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走进集中营,看到那道带有铁网的高大院墙,一排排坚实的牢房,俯视着集中营每一个角落的岗楼,无不显示出当年这所集中营的森严和恐怖。这里的监牢也被以“仁义忠信和平”等美好的字词配以斋字而命名,如忠斋、仁斋、义斋……,多美妙的名字啊!
位于半山腰的猫洞是一个隐藏在地面下的溶洞,据讲解员介绍,山民们曾看到老虎藏身其中,因当地称老虎为猫,所以叫猫洞。集中营建立后发现在猫洞里审讯革命者无论怎样施刑,再大声,再撕心裂肺的叫声也传不出去,于是改名为“妙洞”,成为在革命者身上检验他们发明各种刑具优劣的最妙的场所。息烽集中营失踪的革命者有数百人,据说大多是在这里审讯时被折磨死后就地埋在洞里。解放后当地政府挖掘了几次,累累的白骨每次让施工人员痛苦不已,无法继续挖掘。听到讲解员讲到“披麻戴孝”的这种刑法时,我们的眼前呈现一副血淋淋的场面,刽子手们用辣椒和辛辣物品涂抹在已打得皮开肉绽的革命者身上,再用纱布紧紧缠绕抛置于烈日曝晒,过了多天后,当纱布与肉长在一起时再一层层剥开……
义斋是关押女犯人的地方,这里曾关押过共和国年龄最小的烈士——小萝卜头。本是只知道糖是甜的,天空是蓝的,生活是快乐的年龄,不知道什么是信仰、主义,他要的只是自由快乐的成长岁月。这样他都不曾满足……
走出集中营回头看,“青山葱葱,绿水泱泱”,我不禁为这秀丽景色感叹,同样也无法与刚才所听、所见之事并在一起。广场中一组革命人物雕塑令人震撼,有五指微曲、掌心向天,有紧握拳头的,还有匍匐于地,身上筋脉根根突起,望着前方,对自由充满企盼和对信仰的坚定。他们的遭遇令人同情,他们的胆识令人佩服,他们的精神令人敬仰。
下午,考察团前往娄山关。娄山关雄踞于娄山之巅,北拒巴蜀,南扼黔桂,咽喉之地,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历来为兵家必争。据讲解员介绍,娄山关从唐乾符三年(876年)扬端入播(遵义)以来,千年战火连绵,杨应龙、刘挺、吴三桂、杨隆喜及石达开等虽然都曾在此战胜过官兵,也曾攻关拔城,可终因这样那样的原因摆脱不了失败的命运。在第五次反围剿后,红军且走且退,屡战屡败,革命队伍已从原来的10万大军剩下两万人马。蒋介石又调集国民党中央军和黔军100多个团的兵力合围,企图全歼红军于长江以南,形势十分危急。刚刚在遵义会议中确立领导地位的毛泽东用兵如神,一渡赤水,插入云南扎西;二渡赤水,占领贵州桐梓。而处于桐梓、遵义交界的娄山关便成了两军争夺主动权的主战场。1935年2月,娄山关守军凭险顽抗,彭德怀奉命率红三军团面对黔军四个团的兵力,英勇顽强,白刃拼杀,正面攻击,两翼包抄,绕道迂回,犹如万峰插天,终于出奇制胜。
站在巍峨的娄山峰巅之上放眼四顾,天低云暗,苍山似海。头上是飘忽的云,脚下是飞涌的雾。川黔公路从山腰盘旋而过,公路两侧群峰并立,绝壁千仞。关口西侧是主峰,陡峭不可攀登;东侧的点金山俨如巨锥,是控制关口的制高点……
娄山关是红军长征途中一个闪闪发光的“红点”。山顶上,矗立一座红军烈士纪念碑,考察团成员在纪念碑前合影留念。在讲解员富有激情的朗诵式解说中,伫立在纪念碑前,我耳边仿佛响起四渡赤水的阵阵枪声,眼前闪过娄山关山顶的猎猎红旗,脑海中浮现出那一幕幕用鲜血染红的战场和长征路上不屈不挠的红军指战员的英勇身影,我的双眼被泪水浸湿……
下到山脚,这里有一座高高的毛泽东手书《忆秦娥·娄山关》词碑。遥想当年,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博古一行人策马伫立关口,弥漫的硝烟,累累的弹痕和遍地的断枝焦叶,无不清晰地记录着刚刚过去的激烈战斗。此时此刻,我浮想联翩,毛泽东主席极目四野,群山逶迤,一股豪气,从久远的历史深处向胸中涌来:“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从娄山关下来前往遵义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革命攸关,转折之城”的遵义会议是什么样子呢。大约一小时的车程,来到了遵义会议旧址。
遵义会议旧址位于老城琵琶桥东侧,有一堵赭红色的围墙。大门正中,高悬着黑底的匾额,“遵义会议会址”六个遒劲的大字,镶成金黄色,镌刻在匾额上。据当地讲解员介绍,这幢用灰砖砌成的两层楼房,原是国民党二十五军第二师师长柏辉章的私邸。修建于上个世纪30 年代初。整个建筑分主楼、跨院两个部分。主楼为中西合璧,临街有八间铺面房,当年为房主经营酱菜及颜料纸张。就是这座国民党军官的小楼,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这里召开了一次极其重要的扩大会议,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长征初期严重受挫的情况下,纠正了王明“左”倾领导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肯定了毛泽东的军事战略主张,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遵义会议后,毛泽东亲自指挥的“四渡赤水”战役,书写了中国革命史上光辉传奇的一页,使红军彻底摆脱了敌军的围追堵截,中国革命从此打开了新局面。这里,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在危亡时刻开辟走向胜利航道的起始点。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参观了遵义会议会址。楼层走廊上,可以凭眺四围苍翠挺拔的群山,指点昔日红军二占遵义时与敌军鏖战地红花岗,插旗山、玉屏山、凤凰山诸峰。会址主楼上下的门窗,漆板栗色,所有窗牖均镶嵌彩色玻璃。紧挨主楼的跨院纯为木结构四合院,仍漆板栗色。楼上东面走道旁的小客厅,就是会议庄严召开的地方。原为房主的小客厅,长方形的,房间正中摆放着一张赭红色的长方桌,四周围着一圈木架藤边折叠靠背椅;墙壁东面墙上有一只挂钟和两个柜橱。现在室内的陈列品有部分原物,大都是复制品。在遵义会议会址旁还设有遵义会议陈列馆。陈列馆以红军长征为主线,以遵义会议和四渡赤水为重点,较为全面、真实地展示了上世纪中国革命伟大转折的史迹和内涵。整个布展面积达2600 平方米,展线长2000 米,分为战略转移、遵义会议、四渡赤水、胜利会师、永放光芒五个部分,采用了雕塑、绘画、景观、模拟、多媒体等现代技术手段,精心布置有关文献、图片、实物及场景,充分展示了中国革命史上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每天来这里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人们怀揣着对先烈的敬仰,为仰慕于中国红色之旅而来,这正是接受革命传统教育的一种有效方式。从百色出发来到这里,在春日暖阳中,红色文化浸润人心,我的大脑再次接受洗礼,感悟冲击心灵的震撼,思想空间的张力在鞭策中纵向延伸……








文章录入:邓忠祥

关闭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