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撷英

期待重游遥远的龙坡山庄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4-09-26 14:40:01 来源:坡塘高中 作者:黄正奎 责任编辑:廖清萍 录入:黄正西
开学初和几个同事去那雅的龙坡山庄回来已有一段时间了,心里总是惦记着,想着该为它写点什么。但总是疏于起笔,懒得去梳理那流趟在心灵深处的思绪。也许是自己真的太懒,每日安守三尺陋室,想着那四十五分钟的课程,改着那不知“淘宝体”还是“鸡爪体”的作文,看着那云遮雾挡的网上新闻,麻木于三点一线尽行惛惛之事忘却冥冥之志;也许是工作真太忙,每日起早贪黑,看操起晚寝休,备课改作节连节,吃喝拉撒连同那没完没了的检查,真有点“云服务”般的感觉;也许亦是自己真的才疏学浅,举箸提笔搜肠刮肚唯恐枉对不起那一片奇山秀水:不是画家,画不出龙坡山庄清荣峻茂。不是诗人,品味不出龙坡山庄的诗情画意。不是学者,看不透龙坡山庄的前生后世。所以只能以种种借口为自已辩护,搪塞,延续着掩饰龙坡山庄的玲珑俊秀。
有道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尽管我刻意的避开和遗忘,可龙坡山庄的点点滴滴总是在心里涌动着,敲击着,似微风拂柳,涟漪催岸。一次次,一遍遍,一周周刺激着我脆弱而敏感的神经,促使我情不自禁诉诸笔端,了却那没有忘却的记念。 
说起那雅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却有着悠久的历史。据当地的黄氏族谱查证,黄氏祖先从第22代(乾隆四十年,即公元1775年)黄九如祖公始从上林等地分散移居龙坡庄和东吞,至今已有200多年。上世纪20年代,因为此地处思林到向都(今天等县)要塞,民国政府在此设立马站、邮局和那雅小学,方便南岸统事,使那里一度成为栈道中心,吸引无数商贾汇集。后来,那雅小学成了传播革命理论的基地,向都暴动前,黄绍谦、甘苦等一批老革命家多次到这里宣扬革命道理,开展农民运动,播下了红色的种子,为右江南岸的革命事业做出了不可抹灭的贡献。一直到解放前,这里都是分散在江城和印茶的游击队与驻扎在那都、那定、坡塘的白匪争夺的要塞。最终,凭借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和领导决策的英明,白匪都被扫荡得一干二净,而这里也随即涌现了一大批争相加入红军的好儿女,可以和百谷村、那恒村互相媲美。可惜十年动乱中,当地群众刚从觉悟中醒来却又陷入另一场狂躁和愚昧,迫害了一位曾身为游击队队长的老人,给这个有着悠久历史和红色记忆的山村留下了耻辱的一页……
驻足村头,望断漫山遍野,层林尽染;穿过空荡荡颤巍巍的圩亭,一股凉意油然而生,想不到这不起眼的山村,竟然隐藏着如此深邃惊心的历史。
“龙坡山庄”就坐落在这个小村的山头上,因为山形似龙头而得名,山头突兀而出形成龙头,三面临风,山向坐南朝北,古榕江从西面的云林山谷冲下来绕着龙头拐了个弯再往东面山谷曲折奔流,经过那都,桐梅,英竹注入右江。龙身向南延伸迂回折向进结和江城,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难怪当年选择这里成为分隔东西的要塞。据说古时曾有一高人熟悉奇门遁甲,途经此地,发现东立白虎,西卧蛟龙,前对伏谷之地,积土成山而兴风雨,积水成渊而藏蛟龙,倍感仙气之飘渺,风水之灵异,自然之厚庇。于是留下一幅对联:龙坡生龙,龙生龙子,龙头翻过江城乡;金蛇出洞,金洞生金,金碧辉煌影上影。对联对仗不十分工整,但语义明显,使所有人看了无不生嫉妒之心,却也说明此地福地实乃天佑龙坡。
山庄不大,只有半个篮球场大小,就建在龙头的最前头,其他村民的建筑依次向后延伸,而且形状似半圆形,整个山庄全部用围墙圈了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D字。山庄建筑简单,三间平房一字排开建在直径线上,一致朝北敞开,D字正中建有一个四方圆柱吊角亭,亭前是一个方形的升旗台,再往前是砖砌小D字型水池,水池正前的弧顶开了个往龙头远处眺望的拱形门,亭、池、门与三间房子正好形成了一个平躺的“T”字。除了“T”字上有建筑之外,两侧空余的地方均种上了各种花果树木。显得布局合理,红绿相间,设计独到。
从房屋旁边的大门进到山庄,正对大门的震庄石上刻着“龙虎山庄”四个大字,还来不及欣赏满眼的春色,主人已把我招呼到中间的凉亭上品香茗,聊旧情。环顾四周,桃树、李树、柚子、枇杷、番石榴疏密相间,月季、玫瑰、菊花、丁香、三角梅红肥绿瘦,白菜、芥菜、生菜、香菜、豌豆苗油翠欲滴。伴着徐徐的山风,阵阵的雾气,使人如沐仙风道骨,倍感有坐醉翁亭之沉醉,登岳阳楼之神怡,居桃花源之宁静。正所谓“风来风去凉风寒风风习习,雨落雨停喜雨纳雨雨沥沥”,得庄若此,神亦枉然。更何况“门对青山龙虎地,户纳绿水凤凰池”呢。
也难怪,同事们都说这里就是田东的“世外桃源”,原来主人也是我们的同行,退休了流连山水,忘乎山水,几年前从村部购得这方寸之地,从此远离城市的喧嚣与浮华,在这里固守一份恬淡、执着与宁静。心远地偏,但淳朴爽朗,热情好客,每次有外人到龙坡进庄园游览,他都以茶酒相待,山肴野味,能之则尽,绝不吝情,一醉方休。我们几个一来还真的饱尝野鸡汤,海狗酒、乌稍蛇酒、过山峰酒,一直喝到月上柳稍头,兴尽鸟飞罢。
可惜的是,后来我还听说,我们去的还不是时候,要是大年初一,他都会摆上几桌菜,不论你远亲近邻,外地本地,熟识陌生,老壮妇幼,尽可以在庄里豪饮纵歌,最后还要每人都送上沉甸甸的红包。
我听了,盘算着,惦记着,期待着来年重游这遥远的龙坡山庄,去收获那恬淡的心境、满山的诗情和那沉甸甸的“红包”!
文章录入:何吉格
关闭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