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山夜雨

又是清明雨纷纷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6-04-06 17:28:57 来源:右江日报(2016.4.4 第3版) 作者:覃忠队 责任编辑:甘雪桃 录入:黄雷思思
    又是烟雨迷朦,干涸的心田又潮湿了,似曾相识的天气,此时别样的心情。七年前那个下雨天,我无可奈何地送走您;七年后的这个下雨天,我急切地想见到您。
    虽然我曾无数次想像见您的情形,可当捧走最后一层土灰,原先急切的心情,一瞬间竟迟疑了,手抖心慌,我无法再想象,当揭掉那张残存的殓布,出现在我眼前的,将会是怎样的面容,而我,可否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虽然我已准备了七年之久。
    所有的心理准备如此不堪一击,眼前的景象依然令我震颤,那熟悉的音容笑貌,己变成冰冷的骷髅。造物主的无情令我震惊,自然的法则让我心慌。冥冥中,生命从哪里来,现在又到哪里去?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回归,这才是宿命,每个人做为生物的宿命。一切本该如此吧,尘归尘,土归土。可曾经的音容笑貌、舔犊深情,又到哪去了呢?
    点点香火,丝丝香烟,缕缕思绪涌上心头——二十多年的含辛茹苦,二十多年的呕心沥血,二十多年不计成本、不求回报的养育之恩,如山似海奔涌而来,从未愧对他人,惟对你——我的慈母,怀有深深的愧疚,从未报答、已无法报答的深恩,常令我整夜整夜地难以成眠,或在深夜中惊醒。苦难而短暂的一生,您的悲苦化为我的不幸,成为我难以尽孝的悲哀。好想为您做点什么,尽点为人子的责任,可又能做什么?妈妈,可否托个梦,让孩儿了结点滴心意,寻求片刻心安?
    坟边草木依旧,世上人事已非。可您唤儿乳名声依然如烟如雾萦绕心间,清晰如同昨日,可见可闻。
    天高几许?地广几度?何处安放的魂灵?
    人生有限,思念无边,又是清明雨纷纷。
关闭


.
关闭



.